純手工、純天然無添加的蝦乾。



去年二月剛過完農曆年,魚桑載著魚婆婆和我下台南旅遊幾天,魚桑決定走西濱,看看台西景色。


迎著狂吹的海風,魚家母子檔拍了無數張的沿海蚵棚照片之後,下午兩點半,西部的冬陽照得人暖心暖,駕駛在人車甚少的柏油路上,魚桑仍舊不貪快,不是擔心超速罰單,而是害怕錯失了沿途上有意思的人事物,總之母子媳三人一路聊著,沒多久車子進入了位在雲林縣四湖鄉箔仔寮。


「奇怪,路邊一片粉色的是甚麼?」我好奇。


「別急,我把車靠邊停,下來看個仔細。」魚桑才拉了手煞車,魚婆婆和我已經等不及跳下車查看,嗯,這裡的空氣混和著蝦味和淡淡腥味。


「是蝦殼耶!幹嘛曬蝦殼啊?」


「不知道,咦,旁邊有幾個老人家,問問去!」



阿桑們個個戴帽防曬兼防頭風,聚在一起撥弄蝦仁是做啥呢?


「喔......  阮底咧曬蝦仔乾啦!」阿桑們低著頭一邊聊天一邊給蝦子翻面,看不見她們的表情也無法分辨是哪位阿桑回答了我。 



五六片併排紗窗似的細網上有數不盡的蝦仁,看樣子是在給蝦仁做日光浴沒錯,但好好的蝦仁拿來曬成蝦乾有甚麼目的嗎?


「恁肖年仔唔識,蝦仔乾炒飯金好呷柳。」閒坐在旁的阿伯看我們幾個台北俗滿臉問號,熱心來解答。


「原來把它想成是櫻花蝦的吃法就對了」煮婦猜想。


不諳台語的魚桑和魚婆婆拿著相機拍拍拍,我則負責和阿伯聊天,才知道曬蝦乾是村子裡的固定活動,由來已久。每年冬天農事稍歇,又恰逢海蝦(通常是劍蝦)盛產,家家戶戶人力有餘的,一早上漁港買個十來斤,回家後剝去蝦殼,把蝦仁晾在紗網上風乾,每隔一陣子就翻面繼續曬。曬了一天的蝦仁還有點水份,口感很好,其他要保存起來慢慢用的,就得曬透曬乾,陽光足夠時曬個兩三天。這讓我聯想到蘭嶼的曬飛魚,只曬一天的飛魚乾比起曬到幾乎沒水份的魚乾要好吃多了。



「阿伯,那您們曬了那麼多蝦乾,可有在賣啊?」旅遊在外,煮婦向來對玉石等僅供玩賞的紀念品無感,但當地農漁特產可就讓煮婦兩眼發光。


「唉唷,阮甲己呷都唔夠,哪有春ㄟ通賣?」阿伯一邊搖頭一邊回答:「妳栽某,愛八斤卡雞ㄟ劍蝦才有通做一斤ㄟ蝦仔乾,擱愛幾個人來剝來曬日頭,妳貢愛賣恁多少錢才好?挖金正唔栽.....」


「恁哪欲買,去漁港啦,有專門咧賣ㄟ啦!」阿伯看我一臉失望,指點迷津。


先不說買蝦乾的事,那路邊曬的蝦殼有何作用啊?


原來剝下來的蝦殼晾在柏油路上曬乾,磨碎後餵雞鴨可好呢!
(據說產下的蛋黃顏色會紅紅的喔。)



後來我們果然在口湖鄉下崙福安宮前的市集看到許多販售新鮮劍蝦與曬好的蝦乾,體型較小的新鮮劍蝦一斤約35~40元;而蝦乾的售價依體型大小而異,但隨便一包都是上千元(一台斤),雖然知道手工產品不可能便宜,但左思右想終究買不下手,且等我把冰箱裡友人餽贈的幾包蝦米蝦皮櫻花蝦乾全用光了,再來購買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維多利亞 的頭像
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的廚房

維多利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